• Reddest Media Strategy

本港畫家黃學豐(Bernard)接受《晴報》訪問

80後北極作畫 繪出最美極光

到極地看極光是不少人的心願,但隨着氣候暖化,令不少地方遭淹沒,連帶看極光的地方也或將被吞噬。有80後本港畫家上月遠赴北極圈7日,在零下25度的嚴寒天氣下,畫出兩幅細膩極光油畫,旨在讓大眾看到極地蘊藏的美好風光,共同守護南北極圈。


80後本港畫家兼國際極光協會藝術部理事黃學豐(Bernard)上月夥拍國際極光協會探險團,一行10人遠赴北極圈內的俄羅斯北部「追光」,並在零下25度嚴寒天氣下,繪畫出兩張極光油畫,Bernard透露當中的困難處,「戴上手套難以捉緊畫筆,只能除手套繪畫,但由於太過投入,手部出現麻痹時我才想起要拿起暖包,幾乎凍僵!畫布亦有結冰現象要先行抹掃,兩幅畫都是在這樣嚴峻的環境下畫出來。」


除手套畫感麻痹 畫布會結冰


7日行程中,Bernard本打算花3日捕足極光最美一刻繪畫,惟踏入第3日因遇上大風等惡劣天氣而被迫停止,幸好兩幅畫也能順利完成。他表示,用繪畫方法捕捉極光與攝影不同,「拍攝只能固定在某個時刻,繪畫則可以透過畫家的眼睛長時間觀察,捕捉最美的一刻。」


首次親眼看到極光的Bernard坦言,與平時從照片中看極光的感覺很不同,「現場看很有包圍感,色彩也最真實。」選擇在極地繪畫極光,Bernard坦言是希望作品讓大眾對全球暖化及生態責任有所啟發,「極地有很多很美好的事物,包括極光及北極熊等,但隨着氣候暖化,這些地方將來或會消失,希望大眾能加以珍惜。」Bernard的畫作將於下月舉行的「國際極光藝術展2019」展示。


記者︰李嘉嘉

編輯:梁偉澄

美術:簡力斯


完整報導詳見《晴報》網站:https://bit.ly/2UK01bW

聯絡我們

RM 601, 6/F, Far East Consortium Building, 204-206 NathanRoad, Jordan, Kowloon

T: 39054965

 

​cs@reddest.hk 

  • Facebook B&W
  • Black Instagram Icon

© by Reddest Media Strategy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